荆芥

基原
 本品为唇形科植物荆芥Schizonepeta tenuifolin Briq.的干燥地上部分。夏、秋二季花开到顶、穗绿时采割,除去杂质,晒干。
形态特征
 一年生草本,高60~90 cm。茎直立,四棱形,基部稍带紫色,上部多分枝,全株被短柔毛,叶对生,羽状深裂,茎基部的叶裂片5;中部及上部的叶裂片3~5,线形或披针形,长1.5~2 cm,宽2~4 mm,全缘,两面均被柔毛:下面具凹陷腺点,穗状轮伞花序,多密集于枝端,长3~8 mm;苞片叶状,线形,长乱0.4~1.7 cm,绿色,无柄;花萼钟形,长约3 mm,距纵脉5条,被毛,先端5齿裂;花冠淡紫色,2唇形,长约4 mm,上唇2裂,下唇较大,3裂;雄蕊4,2强;子房4裂,花柱基生,柱头2裂。小坚果4,卵形或椭圆形,长约1 mm,棕色。花期6~8月,果期7~9月。
 
 图1  荆芥
 (二)本草考证
 1.基原和产地
 植物别名:香荆荠、线荠、四棱杆蒿、假苏、猫薄荷、假苏、鼠蓂(《本经》)、鼠实、姜芥(《吴普本草》)、稳齿菜(《滇南本草》)、四棱杆篙(《中药志》)。
 图经曰:“假苏,荆芥也。生汉中川泽,今处处有之。叶似落藜而细,初生香辛可啖,人取作生菜,古方:稀用。近世医家治头风,虚劳,疮疥,妇人血风等为要药。医官陈巽处,江左人,谓假苏、荆芥实两物。假苏叶锐圆,多野生,以香气似苏,故名之。假苏叶锐圆,多野生,以香气似苏,故名之。”《本草乘雅半偈》:“假苏,即荆芥。窃似卢苏,原属野生,今为俗用,遂多种莳。二月布子生苗,方茎细叶,似落篱而细;八月开小花,作穗成房,房如水苏,内有细子似葶苈,色黄赤,连穗。”
 2.性味功能
 (1)性味归经
 《本经》:“味辛,温。”
 《医学启源》:“气温,味辛苦。”
 《纲目》:“入足默阴经气分。”
 《雷公炮制药性解》:“入肺、肝二经。”
 《本草汇言》:“足厥阴、少阳、阳明经。”
 现代认为:味辛,性微温。归肺、肝经。
 (2)功能主治
 《本经》:“主寒热,鼠瘘,瘰疬生疮,破结聚气,下瘀血,除湿痹。”
 《药性论》:“治恶风贼风,口面歪邪,遍身顽痹,心虚忘事,益力添糟。主辟邪毒气,除劳,治丁肿;取一握切,以水五升,煮取二升,冷分二服,主通利血脉,传送五脏不足气,能发汗,除冷风;又捣末和醋封毒肿。”
 孟诜:“产后中风身强直,研末酒服。”
 《食疗本草》:“助脾胃。”
 《食性本草》:“主血劳风气壅满,背脊疼痛,虚汗,理丈夫脚气,筋骨烦痛及阴阳毒,伤寒头痛,头旋目眩,手足筋急。”
 《日华子本草》:“利五脏,消食下气,醒酒。作菜生热食并煎茶,治头风并汗出;豉汁煎治暴伤寒。”
 《本草图经》:“治头风,虚劳,疮疥,妇人血风。”
 《滇南本草》:“治跌打损伤,并敷毒疮。治吐血。”“荆芥穗,上清头目诸风,止头痛,明目,解肺、肝、咽喉热痛,消肿,除诸毒,发散疮痈。治便血,止女子暴崩,消风热,通肺气鼻窍塞闭。”
 《纲目》:“荆芥,入足厥阴经气分,其功长于祛风邪,散瘀血,破结气,消疮毒。盖厥阴乃风木也,主血而相火寄之。故风病、血病、疮病为要药。”
 《本草经疏》:“假苏,入血分之风药也,故能发汗;其主寒热者,寒热必由邪盛而作,散邪解肌出汗,则寒热自愈。鼠瘘由热结于足少阳、阳明二经火热郁结而成,瘰疬为病亦属二经故也。生疮者,血热有湿也,凉血燥湿,疮自脱矣。破结聚气者,辛温解散之力也。下瘀血入血分,辛以散之,温以行之之功用也。痹者,风寒湿三邪之所致也,祛风爆湿散寒,则湿痹除矣。”“荆芥,风药之辛温者也,主升主散,不能降亦不能收。”
 《本草汇言》:“荆芥,轻扬之剂,散风清血之药也……凡一切风毒之证,已出未出,欲散不散之际,以荆芥之生用,可以清之……凡一切失血之证,已止未止,欲行不行之势,以荆芥之炒黑,可以止之。大抵辛香可以散风,苦温可以清血,为血中风药也。”
 《本草备要》:“荆芥,功本治风,又兼治血者,以其入风木之脏,即是藏血之地也。李士材曰,风在皮里膜外,荆芥主之,非若防风能入骨肉也。”
 张寿颐:“荆芥,治风热在表在上诸症,能泄肺热而达皮毛,风热咳嗽宜之,风热外感头痛寒热,亦是主药。又入血分,清血热,能治咽、喉、口、舌、发颐、大头诸症,亦治疮疡、风疥、瘰疬,吐衄,下血,崩漏,能澈上澈下,散结导瘀,厥功甚多,而亦甚捷,诚风热血热之一大法王,不可以其微贱易得而忽视之。然古法每谓产后中风,口噤发痉,角弓反张,血晕不醒,有豆淋酒法,以防风、羌活、荆芥等药,炒研为末,另以黑大豆妙热,酒淋乘热调药冲服。意谓此是产后猝受外风,故宜风药酒服,温升疏散之法,无论何书,往往称为大效,甚且托名于华元化,称之为华陀愈风散。不知产后噤厥,角弓反张,纯是阴脱于下,阳浮于上,虽曰中风,明是内动之风,上升冲脑,以致知觉运动顿失其常,镇而降之,犹恐不济,妄投风药,加以热酒,是为教猱升木,火上添油,杀之尤逮,安得有效之理,此皆古人误认内风作外风之治法……惟荆芥炒黑,则轻扬疏散之性已失,而黑能入血,可以止血之妄行,若产后去血过多,阴不涵阳,晕厥昏瞶者,用童便调灌,则又能立定其气血冲脑之变,是为一举两得,却是佳方,此不可与豆淋酒之法作一例观也。”
 现代认为:解表散风,透疹,消疮。用于感冒,头痛,麻疹,风疹,疮疡初起。
 用法用量:内服:煎汤,1.5~3钱;或入丸、散。外用:捣敷、研末调敷或煎水洗。
 (3)使用注意
 《药性论》:“荆芥久服动渴疾。”
 《苇航纪谈》:“凡服荆芥风药,忌食鱼。”
 《纲目》:“反驴肉、无鳞鱼。”
 《本草经巯》:“痛人表虚有汗者忌之;血虚寒热而不因于风湿风寒者勿用;阴虚火炎面赤,因而头痛者,慎勿误入。”
 现代认为:表虚自汗、阴虚头痛忌服。
 (三)化学成分
 1.挥发类
 到目前为止,裂叶荆芥属植物中的挥发油是研究最为深入的一类成分。研究表明,油中的主要化学成分为醇、酮、酯、萜烯、萜烷类化合物,且这些成分的种类、含量随荆芥品种的不同、产地的不同以及采集时间的不同而变化。一般来说,荆芥各部位所含挥发油含量的顺序为:荆芥穗>全荆芥>荆芥梗>荆芥炭。荆芥含挥发油约1~2%,油中主要成分为右旋薄荷酮(d-menthone)、消旋薄荷酮(menthone)、胡薄荷酮(pulegone),约占总油的70~77%,少量为右旋柠檬烯(d-limonene)。还含有l-异薄荷酮(l-isomenthone),异胡薄荷酮(isopulegone),l-胡薄荷酮(l-pulegone),胡椒酮(piperitone),胡椒碱烯酮(piperitenone),莰烯(camphene),3-辛酮(3-octanone),对聚伞花烯(p-cymene),3-辛醇(3-octanol),1-辛烯-3-醇(1-octen-3-ol),月桂烯(myrcene),对-甲基环己酮(3-methylcyclohexanone),石竹烯(caryophyllene),β-榄香烯(β-elemene),以及薄荷酮的次生产物等。
 2.黄酮类
 目前报道的裂叶荆芥属植物中的黄酮类化合物只有10个,分别为黄酮和二氢黄酮类化合物。具体结构如下:木犀草素、芹菜素、反式桂皮酸、β-谷甾醇、熊果酸、橙皮苷、3-羟基-4(8)-烯-P-薄荷烷-3(9)-内酯、tilianin、橙皮素-7-O-葡萄糖苷和schizonepetosides B。
 3.单萜类
 裂叶荆芥属植物中已报道的单萜类成分有9个,它们都是从裂叶荆芥中分得,且均为薄荷烷型单萜。具体结构如下:5,7-二羟基-6,4ˊ-二甲氧基黄酮;5,7-二羟基-6,3,4-三甲氧基黄酮;熊果酸;3-羟基-4(8)-烯-p-薄荷烷-3(9)-内酯;5,7,4-三羟基黄酮;5,4'-二羟基-7-甲氧基黄酮;橙皮苷;木犀草素和胡萝卜苷。
 4.三萜类
 裂叶荆芥属植物中发现的三萜类成分较少,只有三个,分别为:1989年藏有维发现的去氧齐墩果酸,2001年张丽发现的齐墩果酸和熊果酸。
 5.有机酸类
 裂叶荆芥属植物中发现了多种有机酸和酚酸类成分,分别为:二十烷酸,二十二烷酸,二十四烷酸,琥珀酸,新壬四酸,迷迭香酸,迷迭香酸甲酯,咖啡酸,荆芥素A~F,桂皮酸,苯丙烯酸类化合物等。
 6.其它成分
 除上述主要成分外,荆芥属植物中还含有一些其它成分,如:β-谷甾醇,脱氢枞油烯,3-亚胺基-N-氮代乙酰胺基丁内酰胺,苯骈呋喃类化合物等。
 (四)药理作用
 1.对中枢神经系统的作用
 (1)解热作用
 荆芥煎剂有解热镇痛作用。2 g(生药)/kg灌胃时,对伤寒混合菌苗所致家兔发热仅有微弱的解热作用;4.4 g(生药)/kg腹腔注射时,对伤寒、副伤寒甲菌苗与破伤风类毒素混合制剂所致的家兔发热,具有显着的解热作用;荆芥挥发油0.5 ml/kg灌胃,对正常大鼠有降低体温的作用。
 (2)镇痛作用
 荆芥挥发油中的右旋薄荷酮100 mg/kg灌胃,对小鼠的镇痛作用其强度与氨基比林相当;荆芥挥发油0.5 mg/kg腹腔注射,可使家兔的活动明显减少,四肢肌肉略有松弛,呈现镇静作用。荆芥煎剂15 g/kg灌胃可使热板法试验的小鼠的痛阈提高2~3倍。荆芥酯类提取物能明显减少小鼠的扭体反应数;在给药后(热板法)15、30、60 min均能显着延长小鼠疼痛反应的潜伏期,具有显着的镇痛作用。有学者研究发现,荆芥镇痛作用的主要成分为d-薄荷酮。荆芥中分离出的挥发性成分3-甲基环己酮也有镇痛作用。
 2.抗病原微生物作用
 (1)抗病毒作用
 荆芥醇提物具有较好的抗H1N1病毒作用。荆芥醇提物不仅能显着降低H1N1病毒感染小鼠死亡率,同时还能明显降低H1N1病毒感染小鼠肺指数值。研究表明荆芥及其复方抑制流感病毒A3的能力最强,且不同的给药方法效果相似。荆芥油和荆芥穗总提取物对甲型流感病毒感染的小鼠具有一定的保护作用,同时还具有减轻甲型流感病毒肺部感染小鼠的作用。但50%荆芥煎剂每鸡胚0.1 ml对甲型流感病毒PR8株无抑制作用。
 (2)抑菌作用
 体外实验证明,荆芥煎剂对金黄色葡萄球菌和白喉杆菌有较强的抗菌作用,对炭疽杆菌、乙型链球菌、伤寒杆菌、痢疾杆菌、绿脓杆菌和人型结核杆菌等均表现一定抑制作用。
 在1 m实验柜内,按240 mg/h速度加热蒸发中草药苍术、荆芥复方消毒剂90 min,可将空气中金黄色葡萄球菌杀灭100%。在70 m室内有人情况下,按上述速度蒸发药液60 min,可杀灭空气中自然菌69.73%。
 (3)驱虫作用
 美国的研究者发现荆芥精油是一种高效的驱蚊剂。
 3.对消化系统的作用
 (1)对胃肠平滑肌的作用
 实验结果表明,小剂量StE对家兔离体肠管平滑肌呈兴奋作用,该作用可被阿托品所拮抗。大剂量StE则呈抑制作用,且可拮抗由BaCl2所致肠痉挛性收缩。荆芥水煎剂对兔十二指肠平滑肌具有较强的抑制作用,对大鼠的子宫有一定的兴奋作用。荆芥所含的酚酸类成分迷迭香酸有钙拮抗剂作用。
 (2)对支气管平滑肌的作用
 荆芥挥发油具有直接松弛豚鼠气管平滑肌的作用,并能对抗组胺,乙酰胆碱所致的气管平滑肌收缩。
 4.对血液系统的作用
 (1)止血作用
 有学者比较了生品荆芥与荆芥炭(经文火炒成炭药)的止血作用。用生理盐水配制药剂灌胃,剂量为兔2 g/kg,小鼠5 g/kg,分别按Akonob氏法和毛细管法测定小鼠与兔的出血时间及凝血时间。结果表明,生品荆芥不能明显缩短出血时间,使凝血时间缩短30%,而荆芥炭则使出血时间和凝血时间分别缩短72.6%和77.7%,说明荆芥经炒炭后有止血作用。荆芥炭的脂溶性提取物StE具有明显的止血作用,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其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和出血时间的倒数呈显着性相关,StE给小鼠腹腔注射之后0.5 h,家兔口服后1 h即可见到明显的止血作用,其作用维持时间分别为6 h及12 h。对荆芥及其提取物的止血量效关系研究发现,在一定剂量范围内,对数剂量与小鼠的凝血和出血时间均呈显着线性相关。
 研究表明,荆芥炭提取物StE的止血作用是通过体内促凝血和抑制纤溶活性的双重途径来实现的。StE可显着缩短实验动物的PT、TT、KPTT、RT,并具有体内抗肝素作用。同时,可明显缩短ELT并增强FA。3P实验和乙醇胶实验均为阴性,排除了在大剂量使用StE时引起DIC的可能性。
 另据荆芥炭提取物体内用药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聚集的影响研究报道,实验结果表明,荆芥炭提取物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无明显影响,体外用药在近体温温度时可强烈促进血小板聚集,而较高浓度时则呈抑制作用,且随浓度升高,荆芥炭提取物的抑制作用愈加强烈。实验结果为荆芥炭提取物体外用药止血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依据。实验性血栓形成的研究结果表明,荆芥炭提取物对血栓形成基本无影响,但大剂量组似有抑制作用,此与血小板聚集的影响有相似之处。
 (2)对血液粘度的影响
 实验观察到,荆芥炭提取物StE能明显增强实验动物的全血比粘度(高切,低切)和RBC压积,而血浆比粘度和RBC电泳时间无明显改变。使用StE组动物RBC数有上升趋势。
 (3)荆芥炒炭前后止血作用的研究
 为探讨荆芥炒炭前后止血作用的变化,实验将其各种样品制剂(荆芥和荆芥炭水煎液、提取挥发油后水煎液、挥发油乳剂及荆芥炭混悬液)分别以0.8 ml/20 g剂量灌胃或0.3 ml/20 g剂量腹腔注射给药后,测定小鼠球后静脉毛细管凝血时间及鼠尾断面出血时间。实验结果:(1)2%荆芥炭挥发油具有明显止血作用,而生荆芥挥发油无此作用,说明炒炭所致挥发油成分的变化对其药理作用有明显影响。(2)荆芥炭与荆芥炭挥发油的止血作用与剂量有密切关系:荆芥炭混悬剂3.2~4.8 g/kg时其止血作用随剂量提高而增强,但达到8 g/kg时已无明显作用;荆芥炭挥发油乳剂在150 μl/kg时未见到明显作用,300 μl/kg时作用非常显着,而达450 μl/kg时作用复又消失,显示出特殊的量效关系。(3)荆芥炭水煎剂及提取挥发油后水煎剂均未见明显止血作用,故临床使用荆芥炭治疗出血症时以散剂内服为宜。
 有实验证明,荆芥炭提取物StE具有迅速而可靠的止血作用。该作用机理与体内促凝血及抑制纤溶活性有关。又有实验进一步考察StE对血小板凝集功能的影响。实验结果表明,StE体内用药对实验动物的血小板凝集无明显影响,体外用药在较低浓度(﹤0.625 mg/ml)时可强烈促进血小板聚集,而在较高浓度(﹥5.000 mg/ml)时,则呈抑制作用,且随浓度的升高,其抑制作用愈加显着。该实验结果为StE体外用以止血提供了一定的参考依据。实验性血栓形成的研究结果表明,StE对血栓形成基本无影响,唯大剂量组(84 mg/kg)似有抑制倾向,此与对血小板凝集的影响颇有相似作用。此前,在量效关系的研究中亦可见到大剂量组(小鼠口服480 mg/kg)止血作用减弱的现象。实验提示,StE对血液系统的作用似具有双向性,即既有很强的止血作用,又在大剂量使用时表现出一定活血倾向。
 5.抗炎作用
 荆芥煎剂及荆芥与防风混合煎剂均有明显抑制小鼠耳廓肿胀作用,混合煎剂比单用荆芥煎剂效果更好。荆芥煎剂及有效成分对醋酸引起的炎症有明显的抗炎作用。荆芥抗炎作用的主要成分为L-胡薄荷酮,3-辛酮和β-蒎烯也有抗炎作用。此外,荆芥花中分离出的苯并呋喃成分也有抗炎作用,对3α-羟基甾体脱氢酶的IC50为8.1 μg/ml。荆芥挥发油和荆防挥发油都具有良好的抗炎活性。它们对大鼠由角叉菜胶和蛋清所致的足肿胀有抑制作用,对二甲苯所致的小鼠耳肿胀、角叉菜胶所致的小鼠足肿胀、醋酸所致小鼠腹腔毛细血管通透性及二甲苯致小鼠皮肤毛细血管通透性的增加,也均显示出良好的对抗作用。
 6.抗氧化作用
 从荆芥中分离出来的黄酮及若斯马林酸(rosmarinic acid)等11种化合物能抑制大鼠脑匀浆脂质过氧化物(LPO)生成。在这些物质中,迷迭香酸相关化合物的作用较强,并在甲酯化后活性增强,对来自KBL-1的5-LOX和来自兔血小板的12-LOX的损害有抑制作用。另有报道显示,荆芥炭提取物(StE)可明显提高大鼠血浆PGE含量,对肝脏匀浆由Fe2+-Ascorbic acid系统诱导提高的脂质过氧化呈抑制作用,可明显降低被诱导体系中MDA含量,且随着剂量增加作用更为显着。
 7.抗补体作用
 荆芥穗有明显的抗补体作用。而分离的成分薄荷酮、胡薄荷酮、schizonol、schizonodiol、橄榄内脂、schizonepetosideA、D、E、橙皮苷、橙皮素、香叶木素以及毛地黄黄酮很少有抗补体作用。
 8.抗过敏作用
 体内外实验表明,荆芥油(0.08 mg)与致敏豚鼠气管平滑肌或回肠段接触5 min,再加入抗原或收缩剂量SRS-A时,可见有直接拮抗SRS-A的作用。体内试验表明,给大鼠灌服荆芥油0.3 ml/kg1次或3日内每日1次后,再经抗原(天花粉)攻击,对大鼠PCA反应均有一定抑制作用。
 9.其他作用
 荆芥体外试验有抗糖尿病、抑制癌细胞作用。荆芥炭提取物StE对实验动物的呼吸、心率、心电图以及神经系统均无明显影响,荆芥穗配合复方或单用对皮肤病均有较好的治疗作用。现代生物分析法研究证明,荆芥提取物对安定受体、多巴胺受体、血管紧张素受体II有轻度抑制作用;对胆囊收缩素,β-羟基-β-甲基戊二酰辅酶A(HMG-CoA)还原酶有较明显的抑制作用;此外,荆芥对磷酸二酯酶和腺苷酸环化酶有抑制作用。
 10.毒副作用
 荆芥煎剂给小鼠腹腔注射,观察七天,其LD50为300046±76.5 mg/kg。荆芥炭的脂溶性提取物StE家兔口服的LD50为2.652±0.286 g/kg,腹腔注射的LD50为1.945±0.072 g/kg。
二、产地
 荆芥历史上以野生品入药,野生荆芥产地辽阔,分布于全国,除高寒地区以外的丘陵、山地、河谷、滩涂。主要分布于黑龙江、辽宁、河北、山西、陕西、甘肃、青海、河南、四川、贵州等地。生于山坡路旁或山谷,林缘。海拔在540~2 700 m之间。
 解放后自50年代以来,入药荆芥渐被家种品所替代,60~70年代,家种品有南荆芥与北荆芥之分,南荆芥多产于江苏、浙江、江西、湖北、湖南。习销华东、华南兼作出口。北荆芥主产于河北安国及周边县份,习销北方各省区。
 进入上世纪80~90年代后,南荆芥生产渐趋萎缩,全国荆芥市场供应渐为北荆芥所替代。
三、栽培
 (一)生物学特性
 1.对环境条件的要求
 荆芥对气候环境条件要求不严,适应性强,我国南北各地均可栽培,一般分布在海拔1000 m以下阳光充足的山地或平原,高寒山区栽培生长不良。喜阳光充足、温和湿润气候。土壤以排水良好、疏松肥沃的砂质壤土为佳,黏重的土壤和易干燥的粗砂土、冷砂土等均生长不良。前作以玉米、小麦等禾本科作物为好,忌连作。荆芥对水分的要求,以潮湿的气候环境为宜,但在不同生长发育时期要求亦有差异。种子出苗期要求土壤湿润,切忌干旱和积水;幼苗期喜稍湿润环境,又怕雨水过多积水;成苗喜较干燥的环境,雨水多则生长不良。
 荆芥一般喜温和气候,种子在19~25 ℃时,6~7 d就会发芽;当土温降到16~18 ℃时,则需10~15 d才能出苗;秋播幼苗生长缓慢,能耐0 ℃左右的低温,-2 ℃以下则会出现冻害。荆芥繁殖可春播、夏播或秋播,春播荆芥穗产量高且质量好。北方多春播,南方春播、秋播均可。
 2.生长发育习性
 荆芥为一年生药用植物,其生育期划分为苗期、旺盛长期、蕾期、花期和收获期,生育期因播种期存在差异,春播约为150 d,夏播约为120 d。枝数于蕾期达到最多,以后几乎不再增加,株高在盛长期达最快;干、鲜重8月初至9月初为快速增长期,鲜重在9月上旬达到最大,干重在收获时最大(表2);春播花期6~8月,果期8~10月。荆芥种子细小,种子寿命仅一年,陈年种子不能发芽;不同温度下荆芥种子萌发率不同,其最适温度为20~25 ℃,且对光照无明显要求。
 表2  荆芥不同时期干鲜重变化(g/株)
采样日期(yy-dd)
项目 8/1 8/15 8/30 9/6 9/11 9/16 9/21 9/29
鲜重 13.2 39.0 63.0 118.6 160 138.96 135.5 129.16
干重 3.8 13.2 24.8 42.0 49.0 51.9 54.12 55.3
 陈玉芹、马作东等人研究了不同条件下荆芥种子的萌发率,确定其最适温度为20~25 ℃之间,对光照无明显要求;1~l0 mg/L浓度的GA对促进荆芥种子萌发最有效。研究确定了了荆芥种子萌发速度对幼苗成活率影响极大,萌发早,出苗率则高,反之则相反。
 (二)栽培技术
 1.选地整地
 选阳光充足、排灌条件好、疏松肥沃的沙壤土种植。前茬作物收获后,每亩施农家肥3000 kg,磷肥15 kg,尿素10 kg,巴丹2 kg以减少地下害虫,深耕25 cm后耙平做畦,土壤要求耙得越细越好。耙平,畦宽120 cm,浇水润透,待水渗下,表土松散后播种。土壤贫瘠、黏重的闲荒地春播宜冬前耕翻冻垡,以利于改善土质,田块整成1.3 m宽的平畦或高畦,四周开好排水沟。
 2.繁殖方法
 荆芥一般多用直播,也有用育苗定植。由于入药部位不同,播种时间也不相同,采收茎叶在4月上旬播种,采收以荆芥穗为主的常于6月中、下旬播种。
 (1)直播
 春、秋两季均可进行,春播在3月下旬~4月上旬,秋播于9~10月,以春播为好。或在5~6月,待小麦等作物收获后实行夏播的。播种方法点播、条播、撒播均可,以条播为好,宜通风透光,不易得病害,较好管理。因种子细小,为了出苗齐、出苗快,在播种前可进行催芽,即将种子放在35~37 ℃温水中,浸泡24 h,取出后再用火灰拌种。
 ①点播:株行距17~20 cm,穴深5 cm左右,穴内浇人畜粪尿,每亩约1000 kg。种子灰撒窝内,每亩用种量250~300 g,播后不覆土也不镇压。
 ②条播:在整好的畦内,按行距20~25 cm,开0.5 cm深的沟,将种子均匀撒于沟内,覆盖平(或用锄推),种子以土埋住为好,切记不要过厚,否则影响出苗,干时浇水,每亩用种量500 g左右。最好选小雨后、土壤松软时播种。若遇干旱天气,播前应浇水或浇稀薄人、畜粪水湿润后再播,有利于出苗。
 ③撒播:要求播浅、播匀,可先在畦内用锄顺行推一平面,然后将拌细砂的种子撒于平面,隔一锄再推一平面再撒种子,然后用锄将种子推入地内,浇水,每亩用种量750~1000 g,约7~10 d出苗。
 无论采用哪种方法均要注意浅播及播种后经常保持土面湿润,这样容易出苗。
 (2)育苗移栽
 育苗只宜春播,一般平原地区于3月上、中旬播种。采用撒播,用种750~1000 g/亩,拌成种子灰,先在畦面施入人粪尿,再撒播;播后用木板镇压,然后盖草,发芽时揭去。苗高7 cm左右时匀苗,拔去过密苗,使株距保持5 cm左右,5~6月份苗高17 cm左右时,选雨后或晴天下午拔苗移栽。如晴天移栽,取苗前1 d应浇水使苗床湿透,以免将苗拔断。雨天或雨后土壤过湿,不宜移栽。栽时在畦上开穴,行株距均为17~20 cm;如土壤干燥,穴内应先施清淡人粪尿,每穴栽苗3~4株,并栽一起,盖土把根部压紧。在苗床上拔苗时,可按行距约20 cm、株距7~10 cm留苗,以后与移栽的同样管理。
 3.田间管理
 (1)间苗补苗
 直播田应及时间苗,以免幼苗生长过密,发育纤细柔弱。苗高6~7 cm和10~13 cm时,各间苗一次。第2次定苗,点播田每穴留苗4~5株;条播田每隔7~10 cm交错留苗;撒播田保持株距10~13 cm。密度对产量的影响,产地安国研究结果表明,荆芥不同密度单株鲜重、穗产量、秸产量存在差异(表3),如有缺苗,以间出的苗补齐。
 表3  荆芥不同密度产量比较
处理 实际穗数
(万/hm) 穗鲜重(g/株) 穗数
(个/株) 秸产量(kg/hm2) 穗产量(kg/hm2) 产量(kg/hm2)
低密度 72.0 28 25 5550 2970 8520
中密度 118.5 27 23 5925 3225 9150
高密度 185.5 24 18 5400 2775 8175
 (2)中耕除草
 点播田、条播田在两次间苗时结合中耕除草。第1次在苗高5~7 cm时进行,只浅锄表土,避免压倒幼苗;第2次于苗高10~15 cm时进行,可以稍深,以后视土壤是否板结和杂草多少,再中耕除草1~2次;并稍培土于基部,保肥固苗。撒播的只需除草,不能中耕。育苗移栽的,可中耕除草1~2次;移栽大田后,中耕除草2次,分别于幼苗成活后及苗高30 cm左右时进行,封行后免除中耕除草。
 (2)施追肥
 荆芥需氮肥较多,为了使秆壮穗多,应适当施用磷钾肥。一般追肥3次。第1次在苗高7~10 cm时,每亩施人畜粪水1000~1500 kg。第2次在苗高20 cm时,每亩施人畜粪水1500~2000 kg。第3次在苗高33 cm左右时,每亩用腐熟菜饼50 kg和熏土300~400 kg混匀后撒施株间。
 (4)灌溉排水
 荆芥幼苗期喜湿润,畦面应经常保持湿润,但不可放大水浇灌,定苗后结合追肥浇水。雨季应及时排涝,以防地内积水烂根。抽穗开花时一般雨量即可满足对水分的需求,不太干旱不需浇水。
 4.病虫害及其防治
 (1)白粉病(Oidium SP.)
 主要为害叶片、叶柄。发病初期叶片正反面产生白色圆形粉状斑点,以后逐渐扩展为边缘不明显的连片白斑,上面布满粉状霉,是病菌的菌丝体。病害一般由下部叶片向上部发展。病菌在病株残体和土中越冬。越冬后的子囊壳放出子囊孢子,或由菌丝产生分生孢子,条件适宜即侵入寄主,造成再次侵染。防治方法:①收获后消灭田间枯枝落叶和残叶;②用硫制剂防病;③用75%百菌清500~800倍液喷雾。
 (2)立枯病(Rhixctonia solani kvhu)
 4~6月发病,低温多雨、土壤潮湿易得,发病初期苗的茎部产生褐色水渍状小黑点,小黑点逐渐扩大,呈褐色,茎基部变细,发病严重时,病斑扩大呈棕褐色,茎基部收缩、腐烂,在病部及株旁表土可见白色蛛丝状菌丝。最后,苗倒伏枯死。防治方法:选良种,加强田间管理,做好排水工作。遇到低温多雨,要打波尔多液1∶1∶100倍,每10 d喷打一次,连喷2~3次。发病初期用50%甲基托布津1500倍液防治。
 (3)黑斑病(Alternacia alternata(fv)keissler)
 初期,叶片上产生不规则的褐色斑,随病斑扩大,叶片黑褐色枯死,茎部、茎梢呈褐色,茎逐渐变细,头部下垂或拆倒。潮湿时病部可见灰色霉状物(是由真菌中的半知菌引起)。防治方法:①拔除病株,集中处理,并在病株处撒生石灰粉消毒,防止蔓延;②发病期喷1∶1∶10波尔多液,每隔10~14 d喷一次,或用65%代森锌可湿性粉剂500倍液防治。
 (4)斑粉蝶(Pontia daplidice L)
 幼虫取食荆芥叶,咬成洞或缺刻,严重时叶片被吃光,只残留下叶脉和叶柄。防治方法:①清园,收获后,清掉残株老叶,消灭斑粉蝶繁殖场所和部分蛹;②2~3龄幼虫盛发期,施用青虫菌80~100倍液,或含孢子量80~100亿的苏云金杆菌。③施用颗粒病毒,每亩50~60头病死虫尸,用水量30~60 kg加入0.1%洗衣粉喷雾,效果更好,可控制危害。
 (5)华北蝼蛄(Gryllotalpa unispina Saussure)
 成虫和若虫咬断荆芥根,3~4月开始为害,多种农作物和药材。体长30 mm,淡黄色,复眼赤褐色,前翅短,后翅较长。前足为开掘足,后足胫节背面内侧有3~4个能动的距。卵长2 mm,椭圆形,初为黄色。若虫初孵时白色,似成虫。防治方法:①施用的堆肥、厩肥要充分腐熟,避免蝼蛄产卵;②在耕翻土地时,用菜籽饼,或豆饼打碎炒香后加上土农药狼毒、百部混合粉,撒施进行毒杀,效果较好。
 (6)银蚊夜蛾(Plusia agnata standinger)
 7~8月开始为害,幼虫取食荆芥叶,叶呈孔洞或缺刻状,严重时将叶片吃光。幼虫有假死性,白天潜伏在叶背,晚上、阴天时多在叶背取食,老熟幼虫在叶背结茧化蛹。防治方法:①用90%晶体敌百虫1000倍液喷雾;②利用幼虫的假死性捕捉幼虫;③烟草茎粉500倍喷雾;④诱杀成虫:利用成虫的趋光性和趋化性,采用黑光灯和糖醋液诱捕。
 5.留种
 种子通常在头年收获前于田间选择株形大、枝繁叶茂、穗大、香气浓、无病虫害的植株作留种用。较大田晚收15~20 d,待荆芥呈红色,种子充分成熟,籽粒饱满,呈深褐色或褐棕色时,把果穗剪下,放在场地里晒,晒干后将荆芥抖动或拍打,使大量种子脱落。收起种,除去杂质,或者把果穗扎成小把,晒干脱粒。装在布袋里,放在通风干燥处。
四、采收与产地加工
 (一)采收期
 不同产地的荆芥,以薄荷酮、胡薄荷酮、得油率为指标,江都产的荆芥得油率最高,山东产的薄荷酮含量最高,石家庄产的胡薄荷酮含量最高。不同收获期荆芥挥发油含量也不同,苗期至开花前期挥发油含量逐渐升高,开花前期达到最高。按正常收获期提前5~7 d收获含量最高,质量最好
 春播的于当年8~9月收割,秋播的于第2年5月下旬至6月上旬收获。荆芥刚开花时,采收质量最好。一般为果穗2/3成熟,种1/3饱满,香气浓。在生产上要比正常采收时间提前5~7 d采收,此时花盛开或开过花,穗绿色,将要结籽,此时采收药材质量较好。选择晴天早晨露水刚过时,用镰刀割下,边割边运,不能在烈日下晒,在阴凉处阴干,干后捆成把为全荆芥,割下的穗为荆芥穗,余下的秆为荆芥梗,作种用的荆芥种子收后,秆也可药用,但质量差一些。南方1年可收全荆芥和荆芥穗3次。春播公顷产6000~7000 kg,夏播公顷产4500 kg。
 (二)产地加工
 收割后直接晒干,若遇阴雨天气时用文火烤干,温度控制在40 ℃以下,不宜用武火。一般每亩可产干货200~300 kg。干燥的荆芥,打包成捆,每捆50 kg左右。
 (三)药材的商品规格
 本品呈不规则的段。茎呈方柱形,表面淡黄绿色或淡紫红色,被短柔毛。切面类白色。叶多已脱落。穗状轮伞花序。气芳香,味微涩而辛凉。
 统货。加工好的药材,质量以身干、色淡黄绿、穗长而密、香气浓烈、无霉烂虫蛀者为佳。
五、质量评价
 (一)标准样品的采集
 夏、秋二季花开到顶、穗绿时采割,除去杂质,晒干。
 (二)药材与提取物指标成分评价
 (1)挥发油
 照挥发油测定法(附录XD)测定。本品含挥发油不得少于0.60%(ml/g)。饮片含挥发油不得少于0.30%(ml/g)
 (2)胡薄荷酮
 色谱条件与系统适用性试验  以十八烷基硅烷键合硅胶为填充剂;以甲醇-水(80︰20)为流动相;检测波长为252 nm。理论板数按胡薄荷酮峰计算应不低于3000。
 对照品溶液的制备  取胡薄荷酮对照品适量,精密称定,加甲醇制成每l ml含10 μg的溶液,即得。
 供试品溶液的制备  取本品粉末(过二号筛)约0.5 g,精密称定,置具塞锥形瓶中,加甲醇10 ml,超声处理(功率250 W,频率50 kHz)20 min,滤过,滤渣和滤纸再加甲醇10 ml,同法超声处理一次,滤过,加甲醇适量洗涤2次,合并滤液和洗液,转移至25 ml量瓶中,加甲醇至刻度,摇匀,即得。
 测定法  分别精密吸取对照品溶液与供试品溶液各10 μl,注入液相色谱仪,测定,即得。
 本品按干燥品计算,含胡薄荷酮(C10H16O)不得少于0.020%。
 饮片含胡薄荷酮(C10H16O)不得少于0.020%。
参考文献
 [1] 吴婷,丁安伟,张丽.荆芥现代研究概况[J].江苏中医药,2004,25(10):64-67.
 [2] Yoshiteru Oshima,Shotaro Takata and Hiroshi Hikino.Schizonodiol,schizonol,and Schizonepetosides D and E,Monoterpenoides of Schizonepeta tenuifolia Spikes[J].Planta Medica,1989,55(3):179-180.
 [3] 郑虎占,董泽宏,佘靖之主编.中药现代研究与应用[M].北京:学苑出版社,第七卷,1998,1:3072-3081.
 [4] 叶定江,丁安伟,俞琏,等.荆芥不同药用部位及炒炭后挥发油的成分研究[J].中药通报,1985,10(7):307-309.
 [5] 陈宏伟,崔林.微波法提取荆芥叶中的挥发油[J].时珍国医国药,2002,13(10):589.
 [6] 雷正杰,张忠义,姚育法,等.超临界CO2萃取荆芥产物的化学成分研究[J].中草药,2000,31(11):814-815.
 [7] 于萍,邱琴,崔兆杰,等.GC/MS法分析山东荆芥挥发油化学成分[J].中成药,2002,24(12):959-962.
 [8] 杨智蕴,闫吉昌,张殊佳,等.荆芥穗挥发油化学成分的研究[J].中草药,1996,27(7):396-397.
 [9] 吴玉兰,丁安伟,冯有龙.荆芥及其相关药材挥发油的成分研究[J].中草药,2000,31(12):894-896.
 [10] 崔林,刘志勇,鲁建江,等.荆芥根茎叶穗中挥发油的微波提取实验[J].石河子大学学报,2002,6(4):33-34.
 [11] Masayoshi Kubo,Hiroshi Sasaki,Tohru Endo,et al.The constituents of Schizonepeta tenuifolia Briq.II.Structure of a new Monoterpene Glucoside,Schizonepetoside C[J]. Chem.Pharm.Bull.,1986,34(8):3097-3101.
 [12] 刘巨涛,李延禄,张占金.东北裂叶荆芥中的4种黄酮成分[J].空军医高专学报,1998,20(4):190-193.
 [13] Hiroshi Sasaki,Heihachiro Taguchi,Tohru Endo,et al.The constituents of Schizonepeta tenuifolia Br4q.I.Structure of tow new Monoterpene Glucosides,Schizonepetoside A and B[J].Chem.Pharm.Bull.,1981,29(6):1636-1643.
 [15] 杨帆,张仁延,陈江,杨崇仁.中药荆芥的单萜类化合物[J].中草药,2002,33(1):8-11.
 [16] 藏有维,马冰如.多裂叶荆芥穗化学成分的研究[J].中国药学杂志,1989,14(9):32-33.
 [17] 张丽,冯有龙,丁安伟.荆芥化学成分的研究[J].中药材,2001,24(3):183-184.
 [18] 刘巨涛,杨智蕴,景风英.裂叶荆芥芥穗的化学成分研究[J].中国药学杂志,1999,34(2):87-89.
 [19] 刘巨涛,杨智蕴,刘晓伟.裂叶荆芥中非挥发油化学成分的提取和分离[J].解放军医学高等专科学校学报,1998,26(3):47-49.
 [20] 祁乃喜,卢金福,冯有龙,丁安伟.荆芥酯类提取物对小鼠的镇痛作用[J].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2004,20(4):229-230.
 [21] 徐立,朱萱萱,冯有龙,丁安伟.荆芥醇提物抗病毒作用的实验研究[J].中医药研究,2000,16(5):45-46.
 [22] 倪文澎,朱萱萱,张宗华.荆芥穗提取物对甲型流感病毒感染小鼠的保护作用[J].中医药学刊,2004,22(6):1151-1152.
 [23] Soon-II Kim,Chan Park,Myung-Hee Ohh,et al.Contact and fumigant activities of aromatic plant extracts and essential oils against Lasioderma serricorne.J[J].of Stored Products Research,2003,39(4):11-19.
 [24] 丁安伟,黄雪梅,吴军.荆芥炭止血作用研究[J].中国医药学报,1989,4(2):39-40.
 [25] 丁安伟,吴皓,孔令东,等.荆芥炭提取物止血机理的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1993,18(10):598-600.
 [26] 丁安伟,孔令东,吴皓,等.荆芥炭提取物止血活性部位的研究[J].中国中药杂志,1993,18(9):535-538.
 [27] 许慧琪,旭立,向谊,等.荆芥炭提取物一般药理作用研究[J].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94,10(6):25-26.
 [28] 丁安伟,向谊,孔令东.荆芥炭提取物对大鼠血液流变学的影响[J].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94,10(4):37-38.
 [29] 丁安伟,向谊,孔令东,等.荆芥炭提取物对血栓形成及血小板聚集功能的影响[J].中国中药杂志,1994,19(7):412.
 [30] 曹南,沈映君,刘旭光,等.荆芥挥发油抗炎作用研究[J].中药药理与临床,1998,14(6):24-26.
 [31] 葛卫红,沈映君.荆芥、防风挥发油抗炎作用的实验研究[J].成都中医药大学学报,2003,25(1):55-57.
 [32] 张丽,包贝华,丁安伟.荆芥炮制历史沿革的研究[J].时珍国医国药,2004,15(7):438-440.
 [33] 丁安伟,孙志广,吴丽文.荆芥炭提取物对PGE及脂质过氧化作用的影响[J].南京中医学院学报,1998,14(4):282-283.
 [34] 周丽娜.荆芥的化学成分及药理作用研究[J].中医药学刊,2004,22(10):1935-1936.
 [35] Chang-Jong Kim,Jung-Sik Lim and Seung-Kil Cho.Anti-diabetic agents from medicinal plants inhibitory activity of Schizonepeta tenuifolia spikes on the diabetogenesis by streptozotocin in mice.Arch.Pharm.Res.,1996,19(6):441-446.
 [36] 臧林泉,胡枫,韦敏,等.荆芥挥发油抗肿瘤作用的研究[J].广西中医药,2006,29(4):60-62.
 

主办:宁波天气bet36体育注线投在_bet36假的太多_bet36台湾备用 射阳县生产力促进中心